看在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胞泽身上,可见场面的惨

分享到:
“我……我……”张绣机械般地点点头,皱眉望着谷底,又看了看身后自己麾下的士兵,羌胡军队已经自己在那里很哈屁的射箭好几轮了,但是自己这边迟迟未动,而听到贾诩的话,张绣举起手,但是则会举起的手却迟迟未曾落下。
 
    “主公!今日不杀他们,明日,他们就可能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若是今日让马腾逃脱,他是不会放过主公和属下的!”见张绣迟疑,贾诩淡淡一笑,很是轻松的说道,但是这说的话,可是蕴藏着无比的杀机。
 
    张绣一咬牙,面上露出几分狰狞之色,狠狠说道:“射!所有弓箭手,一起放箭!”就是那样被逼无奈的表情,张绣还是下令了,说着,他还夺过身边一名士兵手中弓箭,射出一支火箭。
 
    贾诩心中失笑。口中却赞许说道:“主公果然英明!”
 
    张绣望了一眼贾诩,眼中稍稍有些畏惧,三万条性命啊,还不算那些牛羊,粮食,甚至是还有那些被马腾的西凉军冲杀进来的时候,作为诱饵的羌胡大军,这……文和竟是如此心狠,将其尽数焚杀于此处!
 
    “呕……呕……”终于,张绣麾下的士兵受不了了,几个人呕吐了出来,本来还在强忍这的人,一看身边的士兵吐了出来,自己更是忍不住了,也是纷纷呕吐出来,人就是这样,就算是你不恶心,一个人在你面前使劲的呕吐,不出一会,你肯定也跟着吐,更何况都是看着这样惨烈的场面呢?看到汉人的军队纷纷呕吐,一旁的羌胡人传来了十分鄙视的眼神,很是看不起张绣麾下的不对,张绣带着残余的这些个兵马,那也是百战下来的精兵,能够跟着张绣突破重围到了羌胡,也是十分的厉害了,但是在羌胡人眼里,他们就是卑微的汉人,要是不我们大王好心收留,他们早就成为了秃鹰嘴里的腐肉了…………
 
    看着张绣麾下的动作,和羌胡人的眼神,贾诩不以为然,冷眼望着马腾等人从原路逃窜,口中冷笑道:“马寿成啊马寿成,若是你强行突破,怕是会有一线生机,然而你却选择了退却,啧啧,看来,乃是天欲丧你,与在下无关!哈哈…………”贾诩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不!是毒辣,毒士贾诩,真是的面目就是这般……
 
    “好一个与你无关!”听罢贾诩之言,张绣额头冒出一层薄汗,低声说道:“莫非文和算得马腾会选择退兵,是故仅叫羌胡人带兵取巨石断谷中归路,而另一端却是不顾!”
 
    好似听出了张绣口中的话与方才不同,贾诩微微一愣,随即不动声色领首说道:“若是两头皆封住,日后清理此谷岂不费时?”听着贾诩轻描淡写的话语,张绣眼中凝起深深戒备,文和的心狠,天下莫出其右!
 
    而相比贾诩的淡然自若,谷中的马腾却是心中惊怒至极,自己麾下三万大军,尽是在火海之中挣扎,烧焦的味道已经弥漫了出来,这是什么,这都是人的人肉烧焦的气味啊,若是你吃烤串问道这个味道定然是垂涎欲滴,但是这是人,这是自己麾下的兄弟!真是自己最精锐的人马,这是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啊!
 
    “不不!”望着麾下三万大军在如此狭窄的谷道之中被敌军所焚,马腾双目血红,仰天大吼,五官已经拧到了一起,愤怒的挥舞这长枪,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主公小心!”其下大将梁兴一声示警。
 
    马腾心中一惊,一转身望见一支火箭直直朝自己而来,急忙侧身闪过,然而就当他松气之余,右臂忽然迸开一团火焰,原来那火箭已是擦到了马腾沾满火油的右臂,马腾身旁,大将马玩当即一把扯下马腾右臂挂甲丢到一旁,随即又帮他灭火。
 
    “该死,该死!”望着那块臂甲熊熊燃烧着,马腾怒声大骂几句,随即朝马玩说道:“多谢!”
 
    马玩惨惨一笑。摇头说道:“此乃末将本分,岂有叫主公…………”忽然,他身子一颤,却是没了下文。马腾已经,立即抬头一望,却是惊见马玩头颅之上横插着一支弩箭,箭头上还烧着火焰…………
 
    “砰!”随着一声闷响,马玩尸首重重砸在地上。
 
    “马玩!”马腾大喊一声,飞速下马,上前一探,然而马玩早已没了气息。
 
    马腾何止是痛心疾首,看着茫茫的火海,已经满是黑烟,根本已经看不到贾诩的位置,马腾只好指着苍天,用全身的力气怒吼道:“啊!贾文和!我马家与你等势不两立!”
 
    “主公!”就在附近不远的程银、梁兴、杨秋三人望了一眼马玩尸首,当即拖住马腾。悲声说道,“主公,事情已不可为,暂且退兵!日后再为马玩将军报仇雪恨啊!”
 
    “呼!呼!”只见马腾气息粗重,大吼一声将一根插在身边一根插在地上的长枪甩出,正中山壁之上一名羌胡军队腹部,羌胡人哀嚎一声,掉了下来,进了火海,马腾有着力气,但是其他可是没几个人有这个本事,马腾环视众人,稍稍解恨,咬牙切齿说道:“走!今日之事,我日后慢慢再与那贾文算账,定要将他诛杀!”
 
    然而此时谷道之中却已是纷乱不堪,为求活命,这些素来勇武的西凉军如今却成了一支乌合之众,争先恐后朝着陷马谷入口逃窜。不但如此,危境之中。亦是有不少西凉军为求早早逃出此谷,竟拔出自己的佩刀,看在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胞泽身上,可见场面的惨烈…………
跟自己一样的混血儿年,更是不明汉家文化,疯狂起来,为了保命,混乱也算是正常,就算是汉人的军队,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再常见不过了…………
 
    然而就当马腾等人随着乱流赶到陷马谷入口时,却个个都傻了眼,只见谷道入口已被无数巨石封住,难以翻越,一看就是贾诩早有准备,派兵在那里等着自己的大军进入陷马谷,而后便立即用巨石将谷口封死。
 
    看到这一幕,死死地拽着拳头,指甲已是深深陷入肉掌之中,马腾面色铁青,一字一顿骂道:“贾诩你这狗娘养的,你好狠的心呐,这是要让我三万大军全部被烧死在这山谷之中啊!”
 
    而与此同时。此处山壁两端亦走出现无数羌胡军队,为首一人,还真不是别人,正是大元帅越吉,只见越吉有些不忍地望了谷内大火,叹息一声,喃喃说道:“诶…………这他奶奶的都是我搜刮来的牛羊啊…………”当然不是不忍西凉军的惨死了,而是心疼在山谷里面,为了引马腾大军上钩的牛羊啊!
 
    摇摇头,越吉转身对身边的羌胡士兵低声喝道:“放火箭!放火箭!”
 
    在这谷口之处,越吉不仅带人已经用巨石封路,还已经用火油浇地,当然了,这些都是贾诩吩咐之下做的,如今一声令下,羌胡人火箭一至,登时便窜起滔天大火,将马腾等人尽数笼罩其中。
 
    “哈哈哈哈哈!”对面这如此局势,马腾竟然忽然爆出一串大笑,不是仰天长笑,然而其笑声之惨烈,就算是崖壁之上羌胡军队,何其震慑众人,就连两旁岩壁上的羌胡大军,都有些被震慑到,射箭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众人大一看,大惊,立即呼道:“主公?”
 

欢迎转载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 » 看在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胞泽身上,可见场面的惨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