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吉此次乃是为诛我麾下三万兵马

分享到:
马寿成已经成了半癫狂的状态,不知道在像谁,疯狂的吼道:“想我马寿成戎马一生,却是万万不曾想到,会落得死无全尸之下场,贾诩!你做的好!越吉,你做得好!张绣,做的好!”
 
    “主公!”梁兴抹了一把面上血迹,这些可不是敌人呢的血迹,这些可都是自己胞泽的县却,看着马腾的癫狂,他急切说道:“事不宜迟,待我等为主公挡箭,主公速速翻越此屏障!”
 
    “呵呵,哈哈。”马腾闻言,惨叫一声,转首说道:“我儿何在?令明何在?”闻得马腾呼唤,跟随马腾而来的二儿子马休,三儿子马铁还有算是马腾侄子已被的庞德犹豫着从众将之后走出,深深吸了口气,马腾双手搭上马休的肩膀,凝声说道:“休儿,铁儿,你们你我我家之子,令明,你救过我马寿成的命,我何尝不把你当成我子!”
 
    几个小辈见马腾如此,心中自是有些明了,望了一眼众人,见一脸惨败之色,庞德双目微红梗咽说道:“叔父,庞德心中早已将叔父视若生父!”
 
    马腾一声重喝,道:“好,真乃大快人心!既然如此,为父有两条路叫你等走,一条,便是留在此的。极为无谓地与为父等一道死去;另外一条…………”说着,马腾回身一指被乱石挡住的来路,厉声说道:“你等便越过此屏障,去找你们大哥,一同振兴我马家,他日定要为我还有你等叔伯报仇,诛杀贾诩,灭了羌胡!”
 
    “这…………”马休三人对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
 
    “竖子,当真欲与我等死于此地耶?”见如此境地,几人犹是迟疑,马腾心中大怒。转首对梁兴、杨秋喝道:“梁兴!杨秋!程银!”
 
    “诺!”三人当即应会,一人一个将马休,马铁与庞德抓住,口中说道:“得罪了!”随即两人发力一喝,竟将二人直直丢上哟共巨石对其的岩壁之上,三人下意识的狠狠一抓岩壁,牢牢的贴在了岩壁之上。
 
    而山壁之上越吉自是也得到一旁羌胡人的警示,大惊之下当即喝道:“他们要跑,快杀,杀!”随着越吉一声令下,两边羌胡军队一通乱射,顿时,马休,马铁与庞德三人情况极为危及。
 
    见此,马腾一把抢过两根长矛,紧贴的岩壁,将长矛倒着直起来,长矛的底部正好到了三人的脚下,马腾大喊这道:“梁兴!杨秋!程银!快!就如此做!”
 
    “诺!”三人喝了一声,立即照着马腾的动作,举起长矛,马腾大喝道:“以此借力,快点爬上去!”
 
    三人对视一眼,甚至看出来对方眼里的泪光,马休一咬牙,自己父亲放弃了自己和那么多大将的生命,就是为了自己三人的活命,如何还能在这里拖延时间,马休大喊道:“爬!”说着,狠狠一踩已经到了脚下的长矛,下面的马腾紧咬牙关,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上一顶,马休果然窜出了一大截,眼看着就要到了巨石屏障的顶端。
 
    “快!快翻过去!”马腾咆哮着,庞德和马铁二人也是立即跟着马休的样子,一踩长矛,下面众人同时用力,三人都到了靠近岩壁上端的地方,这可让越吉大惊,这帮汉人,竟然还有这样的方法逃脱,立即怒吼这喊道:“快!快!快放箭!快点啊!”
 
    随着越吉的怒吼,马休,马铁,庞德三人的压力骤增,忽然一声哀嚎“啊!”只见一个身影从岩壁上落了下来,“弟弟!”马休一声大喊,正是他三弟马铁,中箭立足不稳,掉了下去,马腾大喊道:“不要管被人,你俩快往上爬!”
 
    说着,马腾一转身,对着左右岩壁上的羌胡人,厉声大吼道:“羌胡狗你们听着,我乃西凉刺史马寿成,为何不来杀我?你们都他奶奶的没胆子吗?”
 
    越吉一听,怒火中烧,令下麾下羌胡军队朝着马腾举起弓箭,自己都是一把抢下来身边人的弓箭,怒吼着道:“西凉狗们,今日就让你们化为灰烬!”
 
    而此时,马休和庞德已经爬到了阻挡谷口的石堆之上,望着下面的马腾,大喊着道:“父亲,你也上来啊,父亲!”
 
    马腾立即抬头吼道:“此事皆因老夫狂妄自大而起,我要为这三万将士负责,你二人快离去,一定要去潼关找到你们打个,你们兄弟联合起来,一定要为我们报仇,报仇啊!”
 
    “父亲!”马休大吼一声。
 
    “愚子!”马腾一看马休还不愿意走,大骂道:“还不快走,难道想在这里陪着我们一起死吗?快走!令明,将他拉走!”
 
    “走!走啊!”
 
    “父亲!父亲!”
 
    在庞德了拉扯之下,马休含着泪爬了下去。
 
    “主公?”梁兴、程银、杨秋重喝道。
 
    “你等能逃也快逃吧!”轻叹一声,马腾摇头说道:“越吉此次乃是为诛我麾下三万兵马。只需我一死,理当不会赶尽杀绝,与其留在此地陪我等死,不如出去,梁兴,我记得你家中仍由老父亲,程银,我记的你还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婆娘,杨秋…………”
 
    “末将无情无挂。了然一身!”杨秋面色一正,抢先说道,语气十分坚定。
 
    粱兴、程银与其余将领亦抱拳说道:“为人属下,岂有主公败亡,大将偷生之事?愿与主公同往!”
 
    “你们…………”马腾微微一愣,随即摇头苦笑道:“往日你等争功,今日你等争着送死耶?若是你等还尊我一声主公,便速去!”
 
    “主公!”众人惊呼一声,刚一到在地。
 
    “速去!”马腾怒声喝道:“今日打败,皆因老夫知罪,我死在这里罪有应得,我大汉天下,糜烂之时,老将不能为朝廷效力,竟然起了贪念,此乃是报应啊,天欲诛我马腾,谁也拦不得,而你等万不可被拖累!快逃吧!”
 
    对视一眼,众将死死地愕,待望见众人眼中坚毅的神色,心中大叹,自己这些麾下的大将,很少有读过书,甚至还有不认识字的,没有什么文化,空有一身的本领,不知礼义之心,但是没想到这样的关头,竟然还会对i帧及不离不弃,马腾心中感动万分。
 
    呼了一口气,马腾点点头,缓缓的说道:“我马腾今生能够有你们这些兄弟跟随,死而无憾啦!”
 
    众人立即喊道:“末将亦以主公为荣!”
 
    “好!”马腾狠狠的一声重喝,回头望着越吉方向厉声说道:“如此,我等便叫羌胡军队见识见识,何为西凉之猛虎!”
 

欢迎转载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 » 越吉此次乃是为诛我麾下三万兵马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