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谭院长在慷慨激昂的将这一番话给说完了之

分享到:
 
    弄得台下的大爷大妈的,两三人就凑做一堆,不好随意走动吧,却是趁着场边助理闲暇的工夫,就将人家小伙子给拖到了他们那一人群的堆里,趁着顾峥退场的空闲时间,七嘴八舌的询
 
问了起来。
 
    “小伙子,刚才台上的那个老师叫什么啊?”
 
    “他唱的可真好听啊。你给我们详细的介绍一下呗。”
 
 957 代表学院去选拔(菊花茶打赏加更完)
 
    听到这群录播节目中的临时观众的主力军们如此的问了,场边的助理不由的一愣。
 
    在场内除了那群唱戏的演员,还真就没人知道顾峥的详细情况。
 
    不过听说是戏曲学院的老师,那必然是挂靠在首都戏剧院的底下。
 
    那么他给出一个保险一点的答案总是没错的吧。
 
    所以这位小伙子,十分淡定的就将顾峥的具体情况给说明了一下,顺便还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假消息。
 
    至于以后他近小半年的岁月中都在与突然没有了井盖的下水道,骑到半路上爆胎的自行车所搏斗……怕就是今儿个他这随口一说给惹出来的祸事了。
 
    但是现在的他,可真是为顾峥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没有让他退到后台的时候,遭遇到想要捧他的戏的戏友们的围堵。
 
    也让专门在后台等他的谭院长,有了一个与其安静的对话的空间。
 
    这是她两个多月总是跑空之后,第一次能够抓住顾峥说点正经事儿的机会。
 
    因为顾铮这位名誉上的教师,他的工作与生活,实在是太过于忙碌了,这就造成了他在承诺为戏曲学院的学生们上课的时候,多数都会选择谭院长都下班了的晚课。
 
    而谭院长想要与其商谈的消息,又比较重要,必须与顾峥当面商量,而这一耽误,就耽误到了这会的工夫。
 
    所以,等到顾峥安安静静的坐在舞台的后场,开始仔细的卸妆的时候,谭院长就单刀直入的发出了她的邀请。
 
    “顾峥,你年后有时间吗?若是没有什么为国争光的安排,就把三月份的这段时间给我预留一下呗?”
 
    顾峥也是有些诧异,他拿着卸妆纸的手就停顿了下来,盯着张半彩的脸问到:“怎么,院长,咱们院三月份有很重要的事儿?”
 
    “是啊!”谭院长略带兴奋的就将头凑了过去:“明年年后,法国大剧院巡演,国家戏剧院,上海戏剧院以及天津戏剧院的参演演员的名单都报上去了。”
 
    “咱们因为是戏曲学院,虽然属于国家和首都戏剧院的旗下,但是通常只有往上输送年轻演员的份儿。”
 
    “一到这种大型的国外巡演,咱们学院的学生就只有当群演的份儿。”
 
    “每次论功行赏,按劳分配的时候,咱们戏曲学院永远都是分的最少的那一批。”
 
    “谁不知道,就像咱们这种清水衙门,也就外演的时候,分到的赞助费用才能稍微的多一些。”
 
    “那些经营不善的小剧团,怕是都能靠这一点点的钱活上一年呢。”
 
    “但是,这次咱们学院里边不是有你在吗??”
 
    “不是我说,顾峥,若是你能帮咱们戏曲学院争上一个主演,呵呵,那这一次的经费够咱们学院添置一套最新的场地设备都有富余了。”
 
    “学戏曲的学生们苦啊,不少家里的条件都不怎么优越。”
 
    “若能再将咱们学院的大食堂的伙食给改善一下,或者提供一下贫困学生的学习补助什么的,就能为这些学生解决不少的困难啊。”
 
    “而你作为我们学院的特聘教师,难道就不应该为此贡献你的一份力量吗?”
 
    听到这里的顾峥,嘴角就是一抽抽,他下意识的就掏了一把他身侧挎着的城管同色系帆布包,将钱包里边那张他售卖画作所得报酬的卡片给拿了出来,略带肉疼的朝着自家的院长询问到
 
:“你费那么大的劲儿干嘛,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咱们院里太穷了不是?”
 
    “我前一阵刚赢了不少的奖金,这点钱就权当我给咱们学院的赞助呗。”
 
    “到时候翻修食堂的时候,写上,顾峥食堂楼,就成了,我这个人低调,做了好事之后不爱宣传。”
 
    而顾峥将这带着百十来万的卡片拿出来之后,对面的谭院长却是怒了。
 
    她一把就薅过顾峥手中的卡片,将这张印着中国建设银行VIP的金卡,愤怒的在其眼前晃了一晃,压低了声音谴责到:“我说的这事儿,是钱的事儿吗?”
 
    “是学院的荣誉,是青年演员的未来,是我们首都戏剧学院的名声,而钱,却是其中最不重要的一环。”
 
    然后,谭院长在慷慨激昂的将这一番话给说完了之后,趁着这微怒的热乎劲儿,就将顾峥说要捐献的这张卡片给塞进了自己的屁股口袋里边了。
 
    这!
 
    不是说不是钱的问题吗?
 
    那您还给我啊?
 
    此时的谭院长却仿佛知晓顾峥此时控诉的小眼神中想要表达什么一般的,一下子又让口中的话题转了一个弯儿。
 
    “当然了,学院缺钱也是确有其事。若是有社会上的好心人予以捐助的话,我们自然也是要热烈欢迎的。”
 
    “我知道顾峥你是一个有为的青年,从我们学院中走出,就算是功成名就了,也不忘记培养了你的学院。”
 
    “放心吧,就你这事儿,低调不了,不但食堂楼外边会刷上你的名字,就连教学楼的侧边,我也会专门为你立个碑的!”
 
    这话说得,怎么这么不吉利呢?
 
    但是卡已经被谭院长拿走,甚至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还将他与会计后续的交接工作都给安排明白了。
 

欢迎转载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非凡彩票网-非凡彩票专注原创 » 然后谭院长在慷慨激昂的将这一番话给说完了之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